澳大利亚学区近日成功举办“公共教育周”活动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Deninaquin High
School高中的手机禁令始于去年7月。实施禁令第一天的学校Tweet这样写到:“今天学校操场上人声鼎沸,因为学生们正忙着在休息和午餐时互相交谈,而不是在玩手机。”

  澳大利亚商界领袖一直抱怨澳大利亚人的外语能力下降,这一点得到了调查的印证。最近,总部位于悉尼的“亚洲教育基金”调查发现,澳大利亚十二年级学生(17至18岁)学习外语的比例,从20世纪60年代的40%下降到本学年的12%。 

“加拿大各地的教育发展比较均衡,学生即使在较偏远的地区,也可以接受较高质量的教育。”加拿大驻华使馆商务参赞黄汉强说。加拿大各省、各地区的教育部门通过提高工资待遇、增加经费投入等措施,促使优质教育资源向偏远地区流动,有效保证了教育质量的均衡性,这也是加拿大吸引各类留学生的优势所在。

  据悉,在教育周期间,澳教育部长斯托克斯和有关议员到访当地的西塞尔山公立学校。他们与学校的师生沟通互动,观摩了实际教学情况。在议员戴维斯女士看来,“这样的实力探访更有助于政策制定部门了解情况。比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电脑有效多了。”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Australian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简称AAIE)是一家总部位于澳大利亚悉尼,旨在通过其学术化研究与个性化服务,为全球教育机构、教育专家、学生与家长提供优质澳大利亚教育资讯、解读澳大利亚教育体系与先进教育理念并向世界各国引入澳大利亚优质教育体制开展合作办学的非盈利性国际教育组织。

  该外语应用程序此前在澳大利亚全国42个学前中心进行了测试,结果78%的家长发现他们的孩子会在学校以外的地方应用所学到的外语。由于测试非常成功,伯明翰部长随后在悉尼举行的一场会议上宣布扩大使用该应用程序,让300家学前教育中心的1万孩童获益。其中,三分之一的学前中心将教导孩子学习汉语,其余的中心则教其他语言,包括印尼语、日语和阿拉伯语。 

“忙碌的学生,是幸福的学生。”澳大利亚西澳洲圣玛丽圣公会女子学校寄宿主任蒂娜·坎贝尔说。这句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中国高中生匪夷所思的话,似乎可以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中西教育理念的差异。3月9日至10日,中国留学服务中心主办的第18届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在北京举行。在这场由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所学校和教育机构组成的展会上,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学展团成为热点。在近年来中国留学生日益低龄化这一时代背景下,中西教育之间种种差异,促使人们反思中国高中教育存在的一些问题。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欢迎关注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的“澳大利亚教育观察”中文微信公众号,了解相关资讯并下载《2018澳大利亚中小学留学年度报告》:

  近年来,随着亚洲地区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不断上升,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一些州都已经推行了新的学校语言教育政策,鼓励孩子们从小学习亚洲语言,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汉语。 

澳大利亚悉尼市圣保罗文法学校是一所公立学校,国际学生住在寄宿家庭里,每个年级约有10个中国学生,寄宿家庭监管老师每天都会询问孩子在家里是否开心,是否需要帮助。“我们的教育哲学是,激励学生有自己的观点,思考问题。”该校国际关系部主任安东尼·梅说。该校开设国际预科证书课程(IB),其教育理念贯穿于整个教育过程,即不强迫学生死记硬背,而是培养学生的思考能力,做出正确选择。

  在教育周期间,当地的公立学校会举行校园开放日,欢迎其他学校的同学和家长参观由本校学生所筹办的展览等活动(如图),加强与校方的沟通和亲子互动。据了解,澳大利亚各个州每年都会各自举办公共教育周活动。除了加强老师和家长间的教学交流外,该活动还有感谢公立学校教职工辛苦付出的意义。

Tara Anglican School for Girls女子私校校长Susan
Middlebrook女士表示:“自今年年初以来,学校已要求学生将手机留在家中或储物柜中。该政策实施后,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女生们开始参加体育活动与午休期间的各类俱乐部,对此我们感到非常满意。现在,学生们能通过早茶和午餐时师生间更多的交谈互动,感受到更多的乐趣。每个人都很享受彼此间的互动交流而不像以往那样每个人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值得注意的是,新南威尔士州工党议员克里斯·明尼斯提出,州议会应该作出一个重要且大胆的决定:必须强制新南威尔士州所有孩子(幼儿园至十二年级)都学习中文。他指出:“这一决定将带来重大的、积极的变化。”(胡乐乐)

在3月9日至10日举行的第18届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上,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学展团成为热点。近年来,中国留学[微博]生日益低龄化,这促使人们反思中国高中教育存在的一些问题。

  据澳大利亚“冠军网”9日报道,今年的公共教育周主题为“今天的学校——打造未来世界”。主题的重点是促进新南威尔士州公立学校的教学工作,研讨如何能帮助学生掌握未来成功所需的才干和技能。

图片 2

  澳大利亚的一些州也采取了类似计划。比如新南威尔士州去年就宣布未来几年,成千上万名本州学生将学习一门亚洲语言。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迈克·贝尔德去年11月5日访问北京时表示,他们计划和北京市开展一个教师交流计划,帮助更多的本州学生学习汉语。贝尔德表示:“澳大利亚的发展计划无疑与亚洲密切相关。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让下一代做好准备并利用这一联系。显然,语言是这个利益等式的关键部分。你可以看一下数据,我们那些参加新南威尔士州‘高中认证’的学生中,只有10%学习一门外语。”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计划先对上幼儿园的儿童开设亚洲语言课,然后再推广至全州小学。“参与外语教学计划的儿童年龄越小,效果就越好,”贝尔德说,“学习亚洲语言应该成为我们课程中重要的一部分,实行这项计划需要大量资源,我们需要找出配置这些资源最有效的方式。”根据计划,新南威尔士州大部分城市及次发达地区的学校未来将提供汉语教学。该州偏远地区的学校将和中国学校建立联系,两国的儿童将通过互联网进行互动。 

教育哲学鲜明而有特色

  “大人们探讨教育发展,学生们载歌载舞结交新朋友。”这是澳大利亚媒体对8月6日-10日在新南威尔士州举行的公共教育周的描述。

社会各界的观点

  近日,为了鼓励学前儿童学习亚洲语言,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采取了一项新的措施:把一套学习外语的应用软件推广到全国300家学前教育中心,让1万名孩子学习包括汉语在内的亚洲语言。澳大利亚希望通过此举提高下一代的国内外竞争优势,以期下一代和国家都能从亚洲不断增长的经济中受益。 

徐佩仪说,澳大利亚有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它们分属于不同的系统。公立学校要接受州教育系统监管,只有符合州的办学标准,才有资格招生。私立学校也有自己的监管系统,历史较长,收费较高,但提供更多的课程,比如体育、音乐、戏剧等。

新南威尔士州家长委员会则表示:教育家长和学生如何安全和“负责任地”使用移动设备将远比禁令更有效。

  不过,虽然西蒙·伯明翰部长如此信誓旦旦,但悉尼科技大学的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森博士却说,尽管这是一套很好的计划,但澳大利亚要培养能够讲汉语的人才,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根据该学院最近委托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来自非华人背景的学生会在学习几年汉语后放弃,因为他们担心自己无法同拥有华裔背景的同学竞争。 

“在你们那里,有没有好学校和差学校之分?择校时该注意什么?”面对这个问题,莎娜·申裴尔笑了,“这个问题,我遇到很多次了。”她说,“南澳洲有100多所公立高中,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特点。”

直到去年10月中旬,Newington
College私立男校允许学生可以随身携带手机,但在上学期间不能看或接听手机。一些学生能自觉地遵守这一规定,但一些学生在这方面却表现地不尽如人意。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教育部部长西蒙·伯明翰4月14日发表声明说:“推出学习外语应用程序可帮助学生把握‘亚洲世纪’和澳大利亚经济转型所带来的新机遇,这是一套优良的语言计划,行之有效,不仅能够启发学生,而且也能获得家长的参与,这套软件还能激发起学生对所学语言背后文化的兴趣。” 

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馆领事徐佩仪认为,发展学生的独立学习能力和习惯、培养批判性思维和团队合作精神,正是澳大利亚高中教育对中国学生有吸引力的地方。她说:“在把知识‘放入’孩子的大脑之前,要先培养这些能力。这些是从幼儿园阶段开始培养的,是进入大学前的必备工具。”

Sir Joseph Banks High School高中校长Murray
Kitteringham同样也认为手机禁令并非最佳解决方案,教会学生如何合理使用手机才是最重要的。同时,该校已引入了一个新的教学模式来应对这一问题:教师会在授课过程中,根据教学需要的变化,使用特定的手势来指示学生是否使用手机。

澳大利亚布里斯本北区圣保罗学校招生代表米歇尔·戴维斯说,高二、高三的学生可以选修大学课程,并且大学承认这些学分。这与美国的大学先修课程(AP)、双学分制类似。另外,澳大利亚的课堂一般是团队合作学习,对于学生将来进入大学后的学习很有帮助,因为大学里的学习也是以合作学习为主要特征的。

新南威尔士州教师联合会对此认为:因为一些公立学校没有足够的资金为学生提供计算机,作为新一代个人计算机的智能手机则会为填补这一空白起到积极作用。

当然,这只是澳大利亚“高考”制度的一个方面,并不能概括其全貌,但其中体现出的较强的选择性、学业负担相对较轻等特点,却不能不令人侧目。已经从昆士兰州高中毕业、就读墨尔本大学工程学院工程学士课程的中国学生小陈说:“我个人更喜欢这种注重连续评价的体制,而不是在学习结束时参加一个大型考试。”

除悉尼知名的Marist College North Shore中学、Tara Anglican School for
Girls女子私校与Deninaquin High School高中以外,悉尼Newington
College私立男校也加入了这一行列。该校称在校使用手机会导致学生注意力下降并且使学生压力增加。

升学与公民生活都重要

同样,Merrylands East Public School小学校长John
Goh认为学生们应该参与并且了解数字化学习。这样,在学校老师的正确引导下,他们才能更好地应对网络暴力等一系列问题。而禁用手机显然是对孩子的一种“过度保护”,对问题的解决起不到实质作用。

这样的理念,也同样在州教育行政部门的教育方针中体现出来。南澳洲教育和儿童发展部国际教育处市场与交流官员莎娜恩·申裴尔说,南澳政府(公立)学校的教育特点是,让孩子幸福,把每个孩子看成千差万别的个体,让他们到适合自己的学校里学习。

不同的声音:禁止使用手机=因噎废食

蒂娜·坎贝尔说:“对我们来说,每个女孩子都是宝贝,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会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帮助选择,提供帮助。我们希望把女孩子培养成为独立的、完整的人,能够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实现自己的梦想。”该校是一所私立学校,有90多年历史,所有学生都住在学校宿舍里,宿舍有专门负责学生娱乐、起居等方面的主管人,课余时间会组织学生去剧院看戏、滑雪,还会组织“猜谜夜晚”等。整个宿舍,像个温馨的大家庭。

Newington
College私立男校这一决定是基于大量的研究结果:当人们随身携带手机时,由于会被手机持续打断,害怕错过电话或信息等因素,人们的注意力会大大降低。

面对同样的问题,加拿大卑诗省兰里教育局副校长马克·李佩说,兰里有历史比较久、课程开得最全的学校,有比较注重学术的学校,有注重学生特长发展如设计、表演的学校。国际学生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特点、切合自己期望值的学校。

“我认为包括老师、家长都要以身作则,并且有责任身体力行地教会孩子们该如何有自控力地正确使用手机,找到另外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一味地禁止孩子在校使用手机就是‘因噎废食’,绝非长久之计。”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教育和儿童早期发展部国际教育项目部招生官员王永红赴澳工作前在中国任教21年,她的体验是:“澳大利亚的教育特点主要是培养学生的领导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此次审查将给出的建议不是强制性的,但会为学校提供参考意见指南,学校则仍可以继续按自身情况制定相关规则。目前,澳洲许多公立学校都有允许学生携带自己电子设备到学校的“自带设备政策”(Bring
Your Own Device policy )并且允许学生在课堂使用这些电子设备。

(杨桂青)

Wenona College女子私校校长Briony
Scott女士表示,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最近宣布禁止小学生在校使用手机的做法是“荒谬的”,并且是与当今科技的飞速发展背道而驰。

选择适合自己的

麦考瑞大学数字课堂技术专家Matt
Bower同意学校应与学生合作,帮助孩子培养健康的数字学习习惯:”更平衡的方法可能是:当与教育目的无关时,就建议学生在课堂上关闭手机。”

温健很熟悉中国的教育话语体系,他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尽量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促进师资流动,对去偏远地区工作的教师进行奖励。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通过旗下澳大利亚中小学国际教育资讯、搜索与互动第三方中文平台“澳大利亚教育观察”以及业界第一份针对澳大利亚中小学留学专业研究年度报告,以期全方位向大众深度剖析澳大利亚中小学教育的现状与发展趋势。

在这样的“高考”制度下,老师和学生找到了度过丰富的教育生活时间。据徐佩仪介绍,澳大利亚很多学校都有一个由高年级学生组成的学校领导团队,参与学校的各项管理。高中生已接近成年人,学校会让他们享受更多的自我管理,体验公民的责任和权利。比如,他们可以建议如何改善伙食,让学生吃到特别的食品。学校在食堂安排出学生休息室,可以看电视。徐佩仪的女儿上高中后很高兴,因为有了自己的休息室,感觉有了“特权”。

因此从第四学期开始,Newington
College私立男校就规定学生将手机统一放置在储物柜中,并且只可以在午餐和休息时间短暂地查看消息。而父母如果要找自己的孩子,则需要通过学院的接待处联系他们的子女。

徐佩仪说,2012年,澳大利亚政府发布了《亚洲世纪白皮书》,强调澳大利亚和亚洲的关系,鼓励澳大利亚人更多地学习中文和其他亚洲语言。如果中国学生到澳大利亚留学,会更好地融入多元文化环境,并有助于和世界的交往。毕业于新南威尔士州一所公立学校的中国学生小胡说:“学校帮助我提高人际沟通技能,引导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和睦相处。我成长为更加独立和自信的青年一代。”

图片 3

强与弱也好,各具特色也罢,似乎都在启示一个道理,在以“强弱好坏”为标志的话语体系里,人的思维带有非此即彼、一分为二的特点;而在以“各具特色”为标志的话语体系里,人的思维则带有更多的包容性,人的选择和发展也更加丰富多样。看来,突破原有的话语体系,转换固化的思维方式,不失为改善教育环境的一种方式,也不失为选择留学学校的一种方式。

图片 4

社会服务精神是现代公民应该具备的素养。比如,圣保罗学校的一些学生参加了学校服务社区的活动,为老年人表演节目,照顾无家可归的人。他们还在校园里种蔬菜,供给社区服务中心。圣保罗文法学校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学校会组织全校学生参加的活动,年龄大的学生可以指导年龄小的学生,各个年级之间也有交流。

图片 5

“你们怎么鼓励好教师和好校长到偏远地区学校去工作呢?”面对这个问题,澳大利亚堪培拉教育局国际教育司司长金雅妮也笑了,她说:“堪培拉的很多教师和校长喜欢到偏远地区如靠近海滩的地方教学。中国的教师和校长可能更喜欢在城市里工作。”

威尔士州政府已进行对该州中小学校移动设备非教育用途的审查。目前审查的材料提交阶段已经结束,该项审查负责人儿童心理学家Michael
Carr Gregg先生将于明年初向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进行报告。

澳大利亚的教育,还意在为世界公民做准备。

这所悉尼内西区的学校,在尝试鼓励在校男孩“负责任地”使用手机失败之后,从第四学期开始就要求学生在校期间需要将自己的手机放在储物柜里。

澳大利亚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教育体系,课程设置、考试科目、考核方式等都有差别。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教育与社区部国际教育司东北亚地区总监温健说,该州大学录取时50%参考高中毕业会考成绩,50%参考高中成绩,且主要是最后一年的成绩。昆士兰州的高中生在圆满修完高二和高三课程后可以取得昆士兰高中毕业证书(QCE),该州教育部国际处大中华区及新兴市场区域经理杨丽燕说,该证书国际认可,学生可以从众多大学、私立学院和培训机构中加以选择。

而Marist College North
Shore中学则是早自2005年就已经禁止学生在校使用手机。该校校长Tim Wright
表示:”我感觉人们现在把太多的期望放在电子设备的学习上。这些电子设备是非常有用的工具,但同时往往不利于学生们的思考和研究。”

从现场采访看,各所学校都秉持着自己独有的教育哲学,并且,招生代表们都有意突出这一点。

当然,一些学校校长则反对禁止学生在校使用手机的做法,认为学校应该教会学生如何“负责任地”使用手机,而不是对手机使用进行“一刀切”。

在新南威尔士州一所公立学校毕业的中国学生小路说:“老师们教会我做好如何好好学习的研究、规划和安排。高中阶段修读的课程,确实帮助我奠定了攻读大学课程和迈向未来职业生涯的坚实基础。”

图片 6

高中阶段的教育会帮助学生为大学阶段的学习做好准备,是不少学校特别强调以吸引中国学生的一点。

其他禁止手机使用的学校

这大概是对中国家长心愿的一种迎合。不少中国家长,正是为了避开国内的高考[微博]压力把孩子送到国外的。

该校家长与学生收到的通知这样写到:学校认为学生在上学期间与其手机进行隔离,有助于学生获得更大的学术进步与益处。学校将会每个学期对该政策进行审核,并且今后可能也会禁止学生在校智能手表的使用。

升学率对中国高中生的家长[微博]来说,大概是最贴心窝子的话之一了。展会上,很多高中的招生代表都会在“安全”、“气候好”等之后,迅速“亮剑”,告诉咨询者,学校90%多的学生都能进大学。有的加拿大高中校长特别强调,毕业生多被世界顶级大学录取。

但对于这一手机禁令,教育界各方的意见仍然存在分歧。新南威尔士州家长委员会和教师工会在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一项对学校智能手机使用的审查中,都表示手机对学生的学习有帮助,教育工作者应该培养学生合理使用手机的能力。

图片 7

Newington College私立男校

≡ 关于我们 ≡

澳洲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开始禁止学生在校使用手机,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也颁布了禁止中小学学生在校手机使用的禁令。

相关文章